泪目!背母上学、住猪舍、捡次品的刘秀祥逆袭了

“无论我们在祖国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都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望谟县副校长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讲话。比起副校长,刘秀祥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背母亲上学”。

1988年,刘秀祥出生于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的一个偏远山村。4岁时父亲病故,母亲因伤心过度精神失常,从此生活不能自理。11岁时,姐姐走失,哥哥下落不明。

曾经的6口之家,只剩下刘秀祥和母亲两人。为了维持基本的生活、给母亲买药,他开始捡废品、打零工,跟着大人上山采药。

虽然生活艰难,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读书。

他早上给妈妈做完早餐,就去学校。当时他交不起学费,老师垫付了学费,他面临的不仅是学费问题,还有精神失常的妈妈需要照顾。母亲生活无法自理,把母亲留在老家是不现实的,所以他只能带着母亲一起求学。

他带着妈妈离开老家时有很多人反对,担心他坚持不下来。他带着妈妈去父亲的坟头说了三句话:我带妈妈出去了,我要把妈妈的病治好,我一定会给妈妈一个温暖的家,如果我混不成个人样,我绝不回来。初到县城时,因为没有钱租房,他就在学校附近的山坡上,用稻草搭了个棚,屋前空地上架上铁锅就是厨房。

初中三年,他一放学就四处捡废品,周末则四处打零工。每周能挣二十多元,勉强维持他和母亲的基本生活。考上高中后,为了挣学费,他跟着村里的大人去了贵州遵义的一个水电站打工,白天工作10个小时晚上工作8个小时,因为严重缺乏睡觉,身体疲惫,好几次从架子上摔下来,最后挣了一千多块钱。

交完800多元学费后所剩无几,没钱在县城租到一个像样的安身之所。他后来租下了一间四周通风的猪圈,他就用编织袋把上面的一圈都围起来。日子虽然艰难,他并不为自己感到辛苦,只是觉得愧对妈妈,让妈妈跟着自己四处漂泊。

连过年也不能给妈妈买新衣服、做好吃的。他说未曾觉得自己的经历有多么不容易,人生总是这样:

天亮前的那一刻是最黑暗的,其实过了那一秒,你会看到黎明的曙光。高中三年,他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钱,每天只睡4个小时。

高考前一周,他病倒了,以6分之差落榜了。落榜给他的打击很多,他开始抱怨命运的不公,怨恨父亲是个没有责任的男人,没有保护过他。他一度陷入绝望,甚至想到自杀。

只到他在自己的日记里看到一句话:当你抱怨你没有鞋穿的时候,你回头一看,发现别人竟然没有脚。他幡然醒悟了:我还有一个妈妈,还有一个家,还有一个牵挂。当我难过或受欺负的时候,回到家推开门能够痛痛快快地喊一声妈,就觉得很幸福,所以我一定要活下来。

然后他变卖所有家当,换来了86块钱。经朋友介绍去了外地的一个洗浴中心,给别人洗澡擦背,擦一个5块钱,干了50天。来擦背的人身份各异,在和他们的聊天中,他知道了其实还有很多种生活方式,不想靠给别人擦背过完一生,而改变当下生活方式的方法只能是“读书”。

因为经济拮据以及自己成绩并不算优异,他找了很多个学校都没人接收他,当他第5次找到一个校长的时候,他给校长跪下求得了上学机会。

他当时进入的学校是全封闭管理,但刘秀祥要求住在校外,因为他要照顾妈妈。他的班主任知道他的情况后,号召全校师生给他捐款,终于让刘秀祥安心读书。

2008年,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考上了山东临沂师范,他期待的黎明来临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高兴地回家抱着妈妈哭。因为大学的学杂费要三千多,这对于刘秀祥而言是个天文数字,他当时只有最后的60块钱。

为了挣钱,他在一家铁矿厂每天工作18个小时,暑期凑足了两千多元路费。2008年9月,他带着母亲千里北上,也是在这期间,他的故事被媒体发现。

他去大学生活动中心的报刊亭,看到好几种报纸的头条都在报道自己,他花了几百元一口气买了几百份报纸,“我害怕别人同情我、可怜我”。

当时有很多好心人想要帮助他,都被他拒绝了。他说:“一个人活着不应该是让人同情、让人可怜,而应该是让人觉得可亲、可佩、可敬。大学四年,他充分利用课余时间挣钱,发传单、摆地摊、当家教、做服务生等等等等。

他将打工挣来的收入,一部分用于母亲住院治疗,一部分寄回贵州,资助当时在贵州捡废品时认识的3个弟弟妹妹上学。

2012年,他大学毕业后,收到了很多企业的工作邀请,北京一家大集团开出了年薪55万的待遇,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但他拒绝了,因为知道人家所图的不是他本身的能力。

后来他在临沂找到了一份卖保险的工作,当时的工资是1万2千元。

公司当时有意培养他成为公司的管理层。然而从家乡打来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他最初扎根城市的想法。打来电话的是当时捡废品时认识的妹妹,她说自己不想念书了。

正是妹妹的一个电话,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钱和梦想到底哪个更重要?他想到了自己,如果没有梦想,其实他在人生的任何一道坎都已经倒下。曾经拼尽全力走出大山的少年,带着大山外的收获和母亲一起回到大山深处,考上了一名特岗老师,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他当时所在的学校生源较差,抽烟的、喝酒的、沉迷网络的,很多学生非常迷茫,为了实现他“改变他人”的目标,他开始策划形式多样的班会活动、邀请孩子们周末去他家吃饭。

他觉得教育就是生活的细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他想通过做朋友的方式,了解学生生活的琐碎,让孩子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为了激励孩子们认真读书,之前不愿意揭伤疤的他,开始把自己的故事一遍遍的演讲给学生们听。

希望孩子们从自己的故事里获得激励,相信奋斗的力量。望谟县身处大山深处,很多家长并不重视教育,为了做劝学家访,他8年里骑坏了8辆摩托车,直接或间接资助了2000名学生。如今,刘秀祥是望谟县实验高中的一名副校长,在他的带领下,学校的高考录取率有了很大提升,从2012年只有70人,到2020年高考本科有1274人。

这是让他非常振奋的一组数据。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期盼有越来越多的孩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祖国偏远的地方从事教育工作。他说,每个孩子,无论出生在怎样的家庭环境或社会环境,都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

“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2012之后的我,就是曾经那个带着母亲四处漂泊的那个人,变成了现在这个大家愿意看到的小伙子。

这个熬过困苦、从黑暗中爬出来的人,仍然热爱生活,做了别人的灯,点亮了别人的生命,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在物欲横流和精致利己主义的浪潮下,逆行,他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拥有高贵灵魂的人。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