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肚子:人民何以放鞭炮?兵士:由于抓到你了!廖听罢不久即死

解放之初,江西境内约有土匪290余股,匪众多达五万余人。这些土匪在国民党暗中支持下,在解放区胡作非为、烧杀抢掠,对无辜百姓的生命财产、乃至基层党组织、工作组等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比如在1950年2月21日,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史称“资溪事件”。

资溪事件爆发后,不仅在江西省,连中央都很震惊。该年3月中旬召开会议时,朱德专门向毛泽东主席就这些恶性事件进行了专门汇报。毛主席当即指示:“对于全国各地一切大大小小的土匪武装及其暴乱行为,必须予以坚决的剿灭和镇压。

同时,还下发了《剿灭土匪,建立革命新秩序》的文件指示。至此,全国剿匪战争进入高潮。上面所说的恶性事件“资溪事件”的策划人,正是江西地区出了名的大土匪头子廖其祥和福建泰宁匪首严正(严正先被剿掉,廖其祥多存留了一个月左右)。

他们策动土匪近千人,实际是600匪徒,袭占资溪县城,杀害革命干部十余人,造成财产损失极重,引发的影响极其恶劣。今天我们就主要来说说这个廖其祥。廖其祥,虽是真名,但是被叫的却不多。

原因是,他还有一个更加贴切、名气更大、更为人知的绰号,叫“廖肚子”。那么何为廖肚子呢?原来是廖其祥其人身材矮胖,尤其是肚子圆滚滚的,如同一个大皮鼓,因个子矮,走路总是腆着大肚子。此外,他还是大秃头。

但是总的来看,他身体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那个大肚子,所以就被送了一个绰号:廖肚子。廖肚子是江西广昌长桥区水南乡竹坑村人,生于1900年。因家庭贫困,少无生路,加上社会动荡,廖肚子在少年时就不走正道,上山做了小土匪。

这种经历,使得他为人反复,心狠手辣,唯利是图。在28岁时,廖肚子已经成为一方土匪头子,手下啸聚了一大帮匪众。广昌县靖卫团团长吴文孙见廖肚子势力很大,便派人前去招安,廖肚子觉得啸聚山林也不是长事,接受招安,队伍还是自己的,还能多一个名头,以后劫掠反倒名正言顺,于是就爽快答应了。

廖肚子被收编后,被任命为广昌县靖卫团中队长。两年后,1930年红军进入广昌县后,廖肚子见红军的势力很大,便搞“起义”,加入红军队伍。廖肚子原本的心思,不过是想换个旗帜,继续过自己的吃香喝辣生活。

可是红军与别的队伍不同,纪律严明,工作辛苦,自由散漫惯了的廖肚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约束,自然是暗中继续打着红军旗号继续胡作非为。廖肚子的行为被红军战士罗磨仔发现后,该战士要告发廖肚子,结果廖肚子竟然把罗磨仔给杀掉了,意图杀人灭口。但是忽然一个战士凭空失踪,组织岂能不查?一查便发现是被廖肚子杀害,红军组织将廖肚子抓起来,准备审判枪决。

廖肚子见小命不保,竟半夜越狱而逃。逃走后的廖肚子继续落草,时至1934年夏天,国民党的军队进犯广昌县围剿红军部队,廖肚子一看,国民党军队势大,立即就带着匪徒们主动去投奔了,被编为广昌义勇队,廖肚子的队伍成为进攻红军之先锋向导部队。不久,因国民党军队势众,红军被迫撤离。

广昌县被敌占领后,廖肚子的匪队先是被编为广昌二区守护队,在此短短一段时间内,廖肚子疯狂杀害穷苦百姓,无名无姓者具体不知,单单是有名有姓的就多达130人。真是恶魔嗜血,杀人不眨眼!之后,因廖肚子与国民党将领黄镇中建立关系,被黄镇中编入国军第33旅,廖肚子被任命为连长。但是廖肚子此人匪气太重,红军的纪律他受不了,国民党的纪律他也受不了。

没过多久,又离开了队伍,回去重操旧业。

但是当廖肚子重回匪行的时候,在南丰县出现了一个大土匪,叫唐超群。此人手下匪徒众多,势力很大。

廖肚子见与其硬抗,不是对手,便认了怂,选择归附唐超群。廖肚子对唐超群是百依百顺、极尽阿谀之能事。结果唐超群被这马屁给拍得失去了防备,被廖肚子一个暗枪直接结束了性命,唐超群一死,他以小吃大,吞并了唐超群的匪队。

国民党南丰县政府带着部队来围剿廖肚子,廖肚子也不打,又派人去谈招安。结果,这次廖肚子又实现了目的,其匪队被收编为县保警中队,廖肚子被任命为中队长。因为国民党南丰县政府对其缺乏管束,只能任由廖肚子继续过着半匪半军的日子。

廖肚子山中巢穴未撤,而在城中却不耽误敛财,开赌场、烟馆,什么挣钱干什么,甚至打劫来往的客商。时至1944年,他凭借敛财、贿赂,还先后做了广昌二区区长、县副参议长、广昌人民自卫委员会主任等。因此在地方势力逐步坐大,到1949年江西解放之前,廖肚子还被黄镇中提拔为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第六纵队的总队长。

但是黄镇中却有眼无珠,不知廖肚子之匪徒本性,有利得交,无利则撤。所以到9月,解放军第48军432团围攻黄镇中时,廖肚子见大事不妙,在撤走队伍的时候,还从黄的队伍里带走了三百之众。然后逃至福建,与另一个大土匪严正勾结。

正是,这两人搞出了一个震动全国的“资溪事件”。

但是以廖肚子之本性,与严正联合,时间自是不会太长。所以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就丢开严正,给自己谋了一个更好的出路,投奔王调勋。

王调勋是大特务头子,任命廖肚子为福建人民反共救国突击军第8纵队“中将”司令。当然这个中将,水分很大。

廖肚子没有自在多久,一件令他恐惧的事情发生了——便是严正被解放军劫匪部队活捉。

廖肚子奸诈、机警,此事令他感到不安。他仔细盘算后,深知解放军劫匪部队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自己,便坐卧不安起来。实际上,廖肚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解放军96师287团已经朝他围了过来。

不久情报员从群众口中探得消息,廖肚子目前藏在泰宁的龙善山区。廖肚子之所以把老巢迁移至此,是因为龙善乡的国民党乡长叫廖仪,是他的侄儿。危情时刻,廖肚子便想依靠这个侄儿苟延残喘。

但是此情对于我方而言,若是找到廖仪,便能找到廖肚子。于是,287团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精选2营5连的全体战士,以及弋口区三十余名熟悉地形的民兵,一起换上便衣,于1951年2月7日出发,急行军至龙山乡莲池村,在这里虽然没有抓到廖仪,但是抓到了他的卫士廖洪财。经审讯,廖洪财供出了廖肚子和廖仪所去之地,但是战士们在那里没有找到廖肚子。

于是,进一步一边追,一边查,直追到君子峰。君子峰很高,1360米,山木葱茏,极易隐藏。但是剿匪小队不敢休息,连夜爬上山峰寻找。

结果在山顶附近一个岩洞,找到了两个女人。女人很害怕,说她们是廖仪的妻妾。接着,又说廖肚子和廖仪藏在另一个山洞。

但等战士们追过去时,二廖已经逃走。再追,却再无线索了。

此时,时至冬末,天气寒冷,二廖的食物不足,必然无法忍受饥饿,一定会下山去找食物。

于是,山下各个路口,全部被戒严,287团剿匪队伍准备守株待兔。果然,廖肚子再鸡贼,也扛不住饿,何况他还是个能吃的大肚子。他委派两个心腹匪兵和自己的老婆下山去找吃的,结果刚一出山,就被埋伏在路口的4连战士给截住了。

一开始,战士审问廖肚子老婆,她非常坚贞不屈,什么都不说。但是一审问那两个匪兵,匪兵便招架不住审讯,供出了那个女人就是廖肚子老婆。之后,战士又从那个女人身上搜出了大烟土和下山购食物的金首饰。

廖肚子的老婆见事已至此,也保不住廖肚子了,在4连战士的劝导下供出了廖肚子的藏身之处在焦溪。4连立即上报该情况,287团政委宋顺义接到情况后,非常高兴,立即亲自挑选了一名比较可靠的向导,叫温文标。令5连2排全体战士和武工队全体士兵,统一听从连长杜玉泰指挥,于该年2月14日紧急秘密出发,奇袭焦溪。

经过日夜急行军,于翌日凌晨3点到达焦溪。但是杜玉泰率领的小队在焦溪石泉庙并没有找到廖肚子,但是在庙里却发现了此处弥漫鸦片烟味,必然没有逃远。杜玉泰令士兵搜索,结果在庙里没有搜到廖肚子,却搜到一名匪兵。

一经审讯,那名匪兵便惊慌失措,道出了廖肚子的行踪,说廖肚子去了上坊村。上坊村离此仅二里之距,向导温文标对此地非常熟悉,立即就带着队伍出发了。赶到上坊村时,天色微亮,刚把上坊村包围起来,便先后看到两个人在狂奔猛逃,此二人,一个被杜玉泰一枪打死,一个被战士生擒。

打死的叫廖萱茂,是廖肚子的匪兵大队长。生擒的叫廖甘蔗,是廖肚子的贴身卫兵。廖甘蔗早已成惊弓之鸟,解放军战士一审问,立即就竹筒倒豆子,把廖肚子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廖肚子此刻正带着自己的秘书汪励之、五姨太等36人,藏身于桥马坑一岩洞。而廖肚子离开上坊村是因为此地开阔,不利于隐蔽,让此二人来此,主要是为了探查解放军剿匪队伍的行踪。从廖肚子两个探子这里获得该情报后,杜玉泰让大家稍作休息,立即出发。

这次,廖肚子没有跑掉。解放军战士悄悄逼近洞口,廖肚子五姨太第一个发现后大叫一声“共军来了”,但是匪兵想突围绝非易事,机枪班班长金道模一梭子子弹扫过去,十余匪兵倒地,其余吓得仓皇缩回洞里去了。几番攻击,我战士冲进洞里,洞里匪兵被俘。

但廖肚子和廖仪却攀上洞顶,恰被杜玉泰发现,令人追去。

廖仪被杜玉泰追上生俘,而廖肚子则被战士张加祥追上生俘,被抓后又寻机再逃被我战士打伤。从他身上搜出三样好东西:一把勃朗宁手枪,三十余颗金戒指,一对金手镯。

此外,还有一份有关“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第六支队”的任命书及花名册。因为廖肚子受伤比较重,不能行走,战士就用竹子做了一副担架,把廖肚子抬下山去。泰宁联防会剿指挥部首长接到廖肚子被活捉的消息后,非常高兴,要求把廖肚子抬到县城,接受公审。

老百姓听闻此事,更是兴高采烈,沿路点燃鞭炮来庆祝。躺在担架上的廖肚子听到鞭炮声,不明所以,问抬担架的战士:“因为抓到你了啊!老百姓高兴,所以放鞭炮在庆祝啊!”廖肚子听罢,顿时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活命的希望渺茫,就算政府能放过他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老百姓也不会放过他,因此,在绝望中廖肚子因失血过多不久即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