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尺天边》:干什么相爱的人不许在一道?由于在一道会死尸的

以患有慢性病的俊男靓女为主角的绝症爱情片屡试不爽,总能把观众虐到哭。既然,一个主角患有绝症就能让观众大呼纸巾不够用,那么,如果男女主角都有病呢!就像年初引发抄袭争议的国产片《送你一朵小红花》和相似的《星运里的错》等绝症爱情催泪片一样,《五尺天涯》复制了这类电影雷打不动的剧情公式,讲述两个囊性纤维化患者在住院治疗期间相爱的浪漫故事。参照这样的叙事套路,我们自然知道故事会怎样发展。

一开始这部电影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硬伤,但因为我们很快就抓住了要领,所以随着影片后面继续重复熟悉的元素,越来越失去观众的好感。《五尺天涯》并没有另辟蹊径,而是花了大量时间来提醒观众影片的噱头——囊性纤维化患者之间必须保持6英尺的距离,以避免细菌交叉感染。正如叛逆的男主角威尔(科尔·斯普罗斯饰)在一场戏中恰如其分地恼怒说道:“保持六英尺的距离。

明白了。

但是,这种宿命式的情节过于泛滥,甚至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几乎每个场景和每个角色都在提醒我们,如果男女主角接触了,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危险情况。所以,在遭到护士芭芭拉(金博利·赫伯特·格雷戈里饰) 的严厉责骂之后,威尔开始对女主角斯黛拉(海莉·路·理查森饰) 避而不见。

经过一番痛苦挣扎后, 斯黛拉在其Youtube频道上发表了一通宣言,声称她从囊性纤维化那里“偷回了一英尺”。她的这番话貌似很有哲理,其实完全不合逻辑,仅仅是为了呼应电影的片名。

还记得有句话说,最遥远的距离是两个人在一起却无法触碰。

对于这句话,《五尺天涯》中有很多视觉呈现。例如两人各在医院门廊的一边,或者各在一根台球杆(5英尺长)的一端,当然,还有隔着玻璃窗的深情对视,影片充分发挥了“五尺天涯”的噱头。但是,过犹不及。

球杆的新奇感很快就消退了,甚至在泳池那场戏中,会让人尴尬地联想到《五十度灰》。虽然理查森和斯普罗斯都很好地赋予了角色细腻的情感,但他们的家人和护士显得太过功能性,导致故事仅仅局限在两人身上。也许将芭芭拉刻画成一位更加严厉的好心护士,会有助于提升这部电影在处理这种严重病情时所应有的严肃性,从而让故事变得更加真实。

只有饰演斯黛拉好朋友波的莫伊塞斯·阿里亚斯的温柔形象让人眼前一亮,他的人物故事不仅很好地为主线故事补充了喜剧幽默,并且交互影响着主线情节的发展。《五尺天涯》很有噱头,但过于俗套,没有准确表现出囊性纤维化治疗流程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当然,导演似乎也无意制作一部深刻的电影。尽管仍然足以牵动人心,但作为一部绝症爱情电影,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