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兴盛于交易,又毁于其交易,这既是论理的截至又是汗青的轮回

古希腊没有农业历法。你可以想象到这一点吗?一个文明没有农业历法它怎么知晓季节的变化,农耕的作息与种收?然而,希腊人似乎就是如此的,至少从考古学的角度,没有证据表明希腊人曾有过农业历法。这就衍生了另一个问题。

假若他们没有历法,那么我们进一步就可以推论他们的农业假若有的话一定是非常糟糕的。一个农耕文明,就比如史前的英格兰,巨石阵的存在就是为了精确计算每一年的夏至,而有了准确的夏至时间点还可以往前推得春分,这些都是指导人类进行农业耕种所必知的时间节点。然而,古希腊人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他们的历法有的话也是对于农耕来说极不准确的节日历法。

那么我们又回到之前我们曾经怀疑过的一个问题。希腊人是如何有足够悠长的时间来进行辩论来看喜剧悲剧来思考他们的哲学?假若他们自己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就雅典卫城及其环绕着它的雅典古城我们可以得知那些建筑都是宏伟精致的,这必然需要很充足的物质条件。

没有农业历法的希腊人要获得足够的金钱那么他们有也只有做商业。

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情况来看,希腊人所在的地理环境是非常适宜做生意的。正如我们从之前的讨论中得知环爱琴海的商业与买卖促成了拼音文字的诞生。

对于需要精确计数与计算的商业而言,仅有便捷的语言文字必然是不够的。良好的商业还需要契约精神,契约精神是买卖双方建立购买与销售信任的基础。

从这一点出发,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古希腊人是擅长于这点的。

因为契约精神的引申便是哲学思考的范畴。再接下来我们的推理似乎就变得顺畅了。买卖需要讨价还价。

实际执行过程中,讨价还价就是一种谈判,再深刻一点,也就是一种要么你驳倒我要么我驳倒你的辩论。我们似乎找到了回溯古希腊人生存处境的一种有意思但却符合逻辑的办法。雅典卫城帕台农等神庙的建造需要大量的金钱与金子,然而希腊人似乎是不擅长于农业的,因而必须依靠商业来赚取足够的资金。

就获得金钱的迅速程度而言,农业是比不过商业的。与此同时,商业在获取金钱快速的同时它还允许商人拥有了相较于农民更多的时间。这些时间当然就可以用于看戏剧抑或进行锻炼脑筋的哲学思辨了。

你看,所有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且完全符合我们对于古希腊的考古学实证。

讨论到这里还有一点是值得我们注意的。那就是商人在获得足够多的财富后,他们往往会希望借由财富来进一步地获得权力。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中看出些许端倪。马丁·路德新教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新兴的商业贵族而非原先的基于土地的旧贵族。也正是这个原因后来导致了英国清教的诞生并最终导致了后来美国的诞生。

然而,对于古希腊文明来说,从那里兴盛就由那里衰落,正是商人阶层对于权力的欲望,最终摧毁了雅典并导致了伯罗奔尼撒战争,雅典最终被不那么擅长商业而擅长军事的斯巴达给灭掉。这便是历史不变的轮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