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幕后“三大举动”

1983年以前,中国早已有了“春晚舞台”,但是受限于电视直播意识,导播经验,技术设备的落后,春晚始终没有引进太大的轰动1982年,央视召开了筹备新的春节晚会会议,那时的春晚的总导演是任命制,黄一鹤组织上安排成春晚的负责人

刚开始那几年,春晚审查也不成熟,所以的节目基本上一遍就过,节目的创新也很激进

1985年的春晚,在一个舞台上搞了四场表演,结果灯光,舞台,都控制不好,会场抽奖的摩托也被人盗走...也正是这些失败和失误才造就了黄一鹤后来的创新和今天的春晚

这春晚总导演,黄一鹤一做就是七年,正是这七年给央视春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过去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中国的春晚大多其实是录制节目,每一个节目都是录好的,直接搬到了电视上,那个时候电视还没普及,还保留了收音机春晚小品...黄一鹤认为不能再继续录播,也不能再停留在过去的现有文化空间了,既然是春晚是中国团圆守岁的一天,就必须让观众参与进来即便都是在电视机前看,也不能再走过去的路子了,春晚必须要变,必须要直播,只有直播才能冲突时空障碍,凝聚情感

黄一鹤设置了热线连线,在全国人民的面前用声音表达自己的心声,虽然这个热点连线的“不可控性”让其在后来的春晚中被迫取消了,但是创新的“零点仪式”保存了下来在以往的春晚中,主持人实际上是担任报幕员的角色,但是黄一鹤的力图改革,从1983年开始,央视春晚主持人除了报幕之外还需要承担控场,互动,营造氛围...

春晚主持人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越来越大了,所以在早期选择主持人的考量因素也很大,除了专业主持人外,还有话剧,电影演员...

至于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男女主持人,直到1992年才正式形成。

除了那些表面上的形式流程之外,黄一鹤大力地引进先进的表演艺,把戏剧专业的戏剧嫁接,成功创立了小品,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小品也正是从1983年保存至今的节目

1989年,1991年,1992年,央视台大力引进新人,赵安,张晓海,朗昆开始登上央视春晚的历史舞台,他们是年轻人敢拼敢当

1990年,在这些年轻人提议下,通过春晚片头解说确立了中国除夕要做的三件事:“包饺子,放鞭炮,看春晚”

上世纪90年代,改革春风吹满地。央视内部也跃跃欲试,不断改革,推陈出新。

1992年,杨伟光上任央视台长。杨伟光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是中国电视的拓荒者之一,在他的任职期间是央视时代的巅峰,亲自改革后的《新闻联播》是最有影响力的时期。上任央视台长之后,杨伟光首次引入了竞争机制。

央视春晚的导演可以自由报名,参加竞选的人需要自制海报和报送方案。

一般每年的竞选都会在6月至7月进行,听取竞选人的方案,答辩,上报,一步步往上层走,最终确立导演人选。竞选制从1993年一直沿用至2010年,在这期间央视台挖掘了众多的人才,技术手段和春晚也不断进步,但有创新就有失败

在杨伟光确立竞选制之后,张子扬走上了央视春晚,他是第一个靠竞选上任的春晚导演。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能够竞选,在此之前杨伟光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央视元旦晚会了...

这一次,杨伟光给了张子扬一个大舞台,张子扬成为总导演之后,立马给晚会确立了主题路线,以往的春晚虽然好看但都是大杂烩,需要一个有主题有个性的春晚于是自打1993年开始,春晚就起名“金鸡唱晓”对应着鸡年的吉祥。从1993年开始,准确来说应该是从中国的彩色电视普及开始,央视也跟着它一起进入了神州大地的每一户人家。1993年,张子扬上任的春晚,把春晚通过转播技术传到了全球各地,首次把信号带去了香港,台湾省,新加坡,延续至今。

在舞美上和技术设备上,张子扬把舞台进行改造了,在舞台上营造了一个二层的包厢,这个采用也沿用至今

这件事其实不是张子扬做的,这是属于那个时期央视的最辉煌的时代,它开通了一个与街头老百姓与农民的沟通渠道。

从2003年开始,《星光大道》等一直在为央视输送人才,西单女孩,深圳农民的街舞,大衣哥...那是我们第一次把社会存在的困境危机摆在了台面上,用以一种豪放和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它,促进我们的脱贫攻坚战工作...

在央视导演竞选时期,虽然有不断创新的东西,但是在舞台的背后也隐藏了不少危机。

在最初的分会场时期,央视春晚最大的问题在于,众多分会场虽然采用了最先进的同步信号与转播技术节目组也花了很大的心思在这上面,但大多数的分会场还是仅停留在“形式上”,画面虽美但少了文化的韵味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和最具号召力的节目。

央视春晚是黄金档中的黄金档,在竞选时期,把春晚拖入商业市场的时候,势必是有商业投资进来的。

因此整个央视春晚也成了生意和名利场,根据王洗平的后来回忆,那个时候搞春晚,各地的人给他推举歌手,广告甲方踏破门槛虽然这样的情况虽好,但是广告植入的方式却很粗鲁,原本春晚干净的桌子,堆满了各种广告商的商标和品牌植入...

广告的创收让央视春晚曾一度原地踏步,且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兴起,央视春晚的不变革,越来越往后走

创作的困境越发的明显,尤其突出在小品这一块,小品变成了模版化的煽动落泪,却不是在过程中让人笑出泪,春晚变成了跟风,追热搜和流量的名利场

以往的春晚是,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那英和王菲的《相约1998》,是梅艳芳的《床前明月光》...

那些年的春晚,是横冲直撞的浪潮的先锋,是中国潮流的先锋,它有歌舞的幻想生平,也有小品黑色幽默的讽刺在那一刻,人们都能够在春晚寻找到逃避现实但又停在现实的窗口2012年,央视春晚的30周年,从未参与春晚的哈文导演团队,去了春晚成了主创团队和总导演大刀阔斧的改革,响应“自我修正”和“央视春晚转变”,于是哈文商区便取消了广告,取消了贺电祝福,取消了各大评奖...

哈文强调要把选择的标准往作品走,人们需要看的是“有实力有代表作的演员和歌手”,人们要看到的是属于他们的“春晚”,但哈文的改革没能彻底摆脱央视春晚的困境,央视春晚的困境终于在2013年爆发了。

2013年,央视春晚的总收视率与2012年持平,但是对于央视一套本家的收视率却揭开了总收视率的遮羞布。

根据2013年央视自家的统计报告显示:2011年,央视一套春晚收视率为18.344,2012年为17.37,2013年更下降到11.362...仅仅3年时间下跌7%个点央视春晚的收视率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2013年6月8日,上边强调,春晚虽然是央视主办,但它是一个国家项目

一定要改,不改就死了。怎么改?要从动员和组织更多广泛力量参与进来,需要改革导演的选聘机制,中国有这么大人口,主创团队一定要拿出创新。

2013年7月12日,央视春晚导演的聘邀制正式建立。

自从2013年起的央视春晚聘邀制以来,央视一直在努力地拓展创新和节目选拔渠道,

从2014年春晚开始,春晚逐渐把中华民族那些传统的东西给搬上舞台:唐诗宋词,曲,汉,赋,武术,相声,民族歌舞,戏曲,曲艺,雅乐...这些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在央视春晚上重新焕发生机。人们当然可以觉得央视不好看,觉得央视越来越没味了,但是人们需要有这样的一档节目来守护着我们的文化的渊源在过去我们的春晚,通过梅艳芳,郭富城,费翔带来的是时尚和个性化的潮流时代,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是穷,那个时候我们需要赵本山的小品,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危机重重但是在不断开放和技术进步,互联网的开放性,传递性,自由性不断地冲击着央视春晚的过去时尚引路人的身份...

这一次,央视春晚主动从过去的潮流引路人变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守护者,人们当然可以不再看春晚,但是当人们需要它的时候,它就会出现扮演着指明灯的身份当人们不需要它的时候,春晚就会默默走到人们的身份,成为了过去的守护者,成为了人们共同记忆的载体...我们需要这么一个春晚,而春晚本身也成为了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相关文章